砸钱砸人帮穷人抗疫的毒贩黑手党比打打杀杀的时候更致命

砸钱砸人帮穷人抗疫的毒贩黑手党比打打杀杀的时候更致命

yabovip56 2020年11月19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szhongya.com/,那不勒斯

南非开普敦,各大黑帮宣布停战,昔日死敌齐心协力收集物资,通过毒品分销网络将应急食物包分发给整个饥饿的社区。

上个月,萨尔瓦多政府开始实施拉丁美洲最早最严格的封锁令,黑帮组织MS-13领导人随即也宣布实行宵禁。

这反映了萨尔瓦多乃至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的现实,这是一个政府与黑帮共治的社会。

全世界黑帮都在参与抗疫,可最实诚的就是MS-13,他们赤裸裸地告诉媒体,这么做,纯粹是为了保命。

墨西哥圣路易斯波托西州,贫民们正眼巴巴盼着,早日收到那些印有“CJNG”字母的纸箱。

纸箱里装着大米、罐头、食用油,还有最紧俏的卫生纸和消毒液,运气好的人甚至还能翻出瓶洗发水来,这些都是贫民眼下最急需的物资。

和那些走心的外卖商家一样,纸箱甚至还会捎带一句暖心问候,“从您的朋友处获得新冠肺炎应急支持”。

抓到CJNG老大内梅西奥奥塞古耶拉赛万提斯,你就能去美国缉毒局(DEA)领取1000万美金悬赏花红。

不过,永远别让塞万提斯抓住,他处理卧底和敌人的手段简单粗暴,从来都是杀人分尸。

在这位恐怖魔王的带领下,墨西哥人提起哈利斯科新一代的名字,能止小儿夜啼。

塔毛利帕斯州的贩毒组织“海湾卡特尔”,也正忙着给几百个贫困家庭送抗疫物资。

只是他们的做法略带浮夸略显功利,不但物资箱上印着“海湾卡特尔,支持维多利亚城”,而且那些蒙着面、穿着防弹衣、手持AK的毒贩们,每次送完物资还要和受助人合影,合完影不算,还要上传到帮派的Facebook

墨西哥昔日最大毒枭“矮子”华金古兹曼洛埃拉,如今远在美国蹲班房,但他的锡那罗亚集团也没闲着。

他的女儿接替了生意,还开创了一个叫做“古兹曼701”的服装品牌,商标就是她老爹的头像。

“古兹曼701”这次派出了很多员工,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为穷人发放物资。

他们的救灾纸箱上,全部印着“矮子”的头像,就连他们出门戴的口罩上,也印着这个头像

墨西哥毒贩们在疫情下的这番做法,完全符合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恩斯特一贯以来的认识。

毒贩们心狠手辣,惯用血腥暴力手段震慑社区、民众甚至当地政府,这是世人熟悉的一面。

容易被人忽视的另一面是,从来没有哪个毒贩组织,能够单纯依靠高压和恐怖,去长期维持自己的地下统治。

几乎所有的墨西哥毒枭,都将势力范围视为“领土”,把自己视为“统治者”或“守护人”,而只有得到“领土”人民的拥戴,毒贩组织才可能获得长远发展。

就像“矮子”,在家乡人眼里俨然是个“活菩萨”,修桥补路、惜老怜贫的事平时都没少干,他还长期为锡那罗亚州的穷人提供食物和药品。

作为回报,每个受过毒贩恩惠的人,必将以某种方式偿还,比如帮助藏匿逃犯、武器,协助掩护或直接参与贩毒,甚至充当扩张地盘和帮派火拼中的炮灰。

最近13年,墨西哥的贩毒组织在跟政府军和竞争对手的火拼中,已造成超过20万人死亡。

说到底,毒贩们就是用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在政府治理缺位的地方填补了权力真空,而且为了迷惑民众,收买民心,他们一直不遗余力往自己脸上贴金,想塑造出一个“盗亦有道”的形象。

4月19日,墨西哥全国的贩毒组织联手创下单日谋杀105人的新纪录,刚被打破的旧纪录,其实就发生在不久之前4月4日那天,他们谋杀了104人。

黑手党并没有放弃勒索、贩毒、组织卖淫、非法赌博、收保护费、经营高利贷这些传统犯罪手段,不然他们就不叫黑手党了。

只是这些年来,他们的“业务重心”一直在转移,通过一些更隐蔽更具欺骗性的方式牟利,甚至投资产业、参与政治。一边洗白,一边赚钱。

随着意大利封锁令出台,餐馆、酒吧、披萨饼店等小企业通通关门,仅意大利南部就有超过100万人失去了工作。

在那不勒斯附近的沃尔图诺堡,居民们抱怨政府经济援助效率太低,反倒是当地黑手党出尽风头,向生活困难的民众紧急发放了价值300欧元的应急袋,里面有食物、水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西西里岛的巴勒莫,老牌黑手党“科萨诺斯特拉”也为三个社区分发了食物。

该组织重要成员朱塞佩库西马诺还发起号召,请求大家每人捐出5欧元,他就可以买到药品、尿布和婴儿用品,为疫情中的孩子们解决生活困难。

朱塞佩库西马诺在社交媒体上批评意大利政府不希望黑手党介入抗疫

在那不勒斯,黑手党卡莫拉为最贫困的家庭送去了食品大礼包,同时还让旗下的放债人取消了债务人的利息,并为濒临破产的餐馆、旅馆等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纾困。

当地民众早就习惯了接受黑手党的恩惠,他们很清楚自己并不需要为此卖命,只要给出一张选票就好。

在意大利南部,不少黑手党都会赞助官员、候选人或者直接培养自己的人,以便他们上台后利用公共资源为黑手党谋私利。

2010年,意大利警方逮捕雷焦卡拉布里亚市黑手党老大多梅尼科鲁戈洛

据统计,1991年至2018年,意大利因黑手党渗透已解散过266个市议会。

意大利作家罗伯托萨维亚诺有句名言,“如果您饿了,正在寻找面包,无论从哪个烤箱烘烤以及由谁分配面包,都无所谓。”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黑手党卡莫拉就垄断了意大利不少地区的废品、有害垃圾的回收处理产业。

卡莫拉通过贿赂官员,绕开了环境法规和税收法规的监管,得以在偏远地区、废弃采石场等地非法倾倒或燃烧废品及有害垃圾。

原本在意大利处理废弃物和有害垃圾的成本在21-61美分/公斤,而卡莫拉的成本只要9-10美分/公斤,巨大的成本优势让卡莫拉在回收行业干得风生水起。

上世纪90年代,当时卡莫拉的头头还公开说,“毒品没搞头,垃圾比毒品的利润更高,垃圾就是黄金。”

卡莫拉趟出的这条财路,让意大利其他黑手党看着眼红,大家纷纷干起收破烂的行当。

2015年,意大利的黑手党就靠废旧垃圾处理赚了163亿欧元(约1250亿人民币)。

由于意大利黑手党非法倾倒和燃烧垃圾,在那不勒斯、坎帕尼亚等地区都出现了严重的环境问题。

在阿塞拉,癌症发病率上升了30%,那不勒斯地区的男性癌症发病率更是上升了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