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MU可能是世界上最洗脑的队歌了

GGMU可能是世界上最洗脑的队歌了

yabovip56 2020年11月20日

今天凌晨,曼彻斯特再次被红色的海洋淹没。见证了这场逆转,那种“卧槽,曼联真NB”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时间回到2018年1月23日的早晨,我起床后习惯性地打开微信,发现朋友圈被一条名叫 《桑切斯加盟曼联官方震撼宣传片:红魔队歌声中走进老特拉福德》 的视频刷屏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szhongya.com/,托特纳姆热刺我打开了你懂,找到了这个视频,点击观看……瞬间满身鸡皮疙瘩,那种感受至今难忘。

你可以说你看到了底蕴,你可以说这就叫豪门,而我则听见了梦想的声音。“老特拉福德钢琴师”桑切斯在《Glory Glory Man United》(荣耀属于曼联)的背景音乐中缓缓走进梦剧场,脸上带着梦想成真后幸福的微笑,这种感觉只能用梦幻来形容了。虽然加盟球队后,他用双脚“弹奏”的《命运交响曲》没有宣传片中那样精彩动人,但那首钢琴版的曼联队歌至今也是我——一个非曼联球迷的手机铃声。

这就是豪门球队队歌的隐藏属性吧。他可以和那些超级巨星一样,成为俱乐部的名片,至少在我这个被《Glory Glory Man United》圈粉的人身边,有很多不看足球的亲朋好友们在听到我的铃声后被科普,知道了有一支英超球队叫曼联,而他们的队歌真的很好听。

首先一个让我感到惊讶的事实是,第一个用这个旋律作为队歌的球队,是苏超球队希伯尼安。在爱丁堡,这首歌的名字叫做《Glory Glory to the Hibees》,他的填词者是一位名叫赫克托-尼科尔(Hector Nicol)的苏格兰非著名喜剧演员兼歌手。搜索他在歌唱方面的成就,他为很多球队都创作过歌曲。除了上世纪50年代的《Glory Glory to the Hibees》,他还为哈茨、邓迪FC、邓迪联等苏格兰俱乐部写过歌。然而神奇的是,他是一名圣米伦队的球迷……

而另外一支和这首歌有关联的俱乐部是英超劲旅托特纳姆热刺,故事发生在1961-62赛季的欧洲冠军杯,热刺在淘汰赛次回合的比赛中在主场迎战波兰球队戈尔尼克扎布热(Górnik Zabrze)。首回合比赛热刺的铲球动作比较粗野,波兰媒体嘲讽他们是“不被天使保佑的球队”。次回合的白鹿巷,热刺球迷们用行动作出了回击,他们穿上了天使的装扮,在看台上举起了“光荣闪耀白鹿巷”、“这是复仇之夜”的标语,并唱起了“Glory Glory Tottenham Hotspur”的旋律。最终热刺8-1大胜,而这首歌也作为球迷助威歌曲一直流传到现在。

相比于之后的曼联版本,这首歌的热刺版本较为简单,更多的是歌词和旋律的重复,但是它的节奏要比希伯尼安版本更加轻快活泼。

光荣光荣托特纳姆热刺 热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球队 白鹿巷之王是北伦敦的骄傲 忠诚的热刺球迷每场比赛都来加油助威 热刺,向胜利进军!

曼联是使用这首歌相对较晚的球队了,在他之前还有利兹联的主场曾唱响过“Glory Glory”的旋律,不过真正把这段旋律变得家喻户晓的还是红魔。曼联版本的创作人是弗兰克-伦肖,他在1975年-1982年之间曾经是英格兰乐队Hermans Hermits的吉他手。显然,这首歌的歌词就“走心”很多了,其中提到了巴斯比的孩子们,以及曾经的曼联主帅多切蒂和阿特金森。整首歌也不再是单一旋律的循环往复,而是加入了鲜明的主歌副歌区分,显然更像是一首完整的作品。

这首歌成为了1983年足总杯决赛中曼联球迷为球队助威的歌曲,“Were the famous Man United and were going to Wembley”(我们是举世闻名的曼联,我们向温布利进军)的歌词也就显得更加应景了。

2007年,英国音乐人威尔-罗宾逊和迈克尔-格拉夫的专辑“The World Red Army”中收录了一首加长混合版本的《Glory Glory Man United Medley》,节奏、旋律和歌词也变得更加丰富,这首歌正式成为了曼联的官方队歌。球迷们歌颂的对象,也从巴斯比的孩子们变成了维恩-鲁尼(So I ask, Who is he? He goes by the name of Wayne Rooney)。

听了这么多版本的“Glory Glory”,有舒缓有激昂,但无论如何副歌部分总是那么让人热血沸腾。这段旋律到底是来自哪里?深挖下去,第二个让我惊讶的事实出现了:这段旋律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

这段旋律来自于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美国。当时,在大家都死记硬背圣歌和赞美诗的时候,即兴创作就显得难能可贵了。这段旋律就是在信徒们的野营集会上灵感碰撞的产物。最初,它的名字叫《Say, Brothers, Will You Meet Us》,可以说这是一首宗教歌曲,而它也借助宗教的传播而变得广为人知。到了1861年,包括浸礼宗教徒、摩门教徒、美国主日学校联盟等组织都声称这首歌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同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这首歌变成了部队行军时演唱的歌曲,同时另一个版本的歌词也由此催生。为了纪念和歌颂美国著名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John Browns Body》(约翰布朗之躯)应运而生。

部队行军时演唱的《John Browns Body》偶然被当时美国著名诗人和作家茱莉亚-沃德-豪听到,而她的朋友们则建议她将这首旋律轻快,放到现在可以说是“洗脑”的歌重新填词。她曾经回忆道:“当天晚上我回到旅馆,按照习惯躺下睡觉。我在半夜醒来,等待黎明降临,一行行歌词就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了。当时我想,我必须要立刻起床把灵感记录下来,以免我再次入睡后这些歌词就被遗忘了。”

就这样,那首著名的《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共和国战歌)就诞生了,而这首歌中最激情澎湃的歌词当属合唱部分的“Glory Glory Hallelujah”。后来,“Hallelujah”(哈利路亚)被替换成了各支球队的名字,这段经典的旋律至今仍然响彻绿茵场。

这就是《Glory Glory Man United》背后的故事。这段旋律在红魔复兴的路上,还会一遍遍响彻老特拉福德。

文末彩蛋:曼联球迷不要吝惜你的流量,看过这个视频保证你再血脉喷张一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